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美国石油巨头国会过堂质询美国石油巨头国会

2018-11-02 13:11:47

美国石油巨头国会“过堂”质询美国石油巨头国会“过堂”质询

幸福的垄断寡头,数着钞票哭穷,总是相似的。所不同的是,美国国会众议院能源独立和全球变暖特别委员会1日举行了长达3个多小时的听证会,质询埃克森美孚、壳牌石油、英国石油、雪佛龙石油和康菲5家美国大型石油公司的高管,为何赚着高额利润还要求享受政府减税优惠。虽然各高管辩解, 油价高又不是我们的错 ,但也不能不有所戒惕。(2008年4月3日《中国青年报》)

石油关乎国家经济安全,美国亦对石油寡头给予高额补贴。美联社提供的数据显示,美几大石油公司去年利润总和约为1230亿美元,却仍享受约180亿美元的减税优惠。尽管石油企业已向美政府交纳巨额税款,埃克森美孚去年上缴的税款总额比其在美国市场上的收入还多出190亿美元,但仍然受到了国会议员的批评。议员们认为,石油巨头的所作所为就像是,正当贫困人口因能源价格居高不下而不得不在温和饱两个目标中二选一时,石油巨头们却在发着 横财 。甚至提醒石油公司负责人重视民众呼声,油价不断攀高已使民众满腹怨言。众议员克利弗告诉几位石油公司的老总: 你们的支持率比我们还要低,这说明,你们是低中之低。

其实,这已不是石油巨头首次受到国会质询。2005年11月,同样是这5家石油公司的负责人在参议院接受质询。6个月后,石油公司负责人再次到国会 过堂 。虽然油价问题并没因质询产生实质性影响,但也不能能承认,美油价过高亦有国家目前封存大部分国内资源,政府限制开采国内能源,沿海85%的海域列为开采禁区,其石油和天然气产量近20年持续下降有直接相关。以至于雪佛龙石油公司董事会副主席彼得 J 罗伯逊说: 我们很努力,但我们也面临挑战。所以,(我们)活得不易。

值得品读的是,尽管议员们的质问还缺乏强硬的约束力,但质询意在推进替代性新能源开发的努力,仍收效明显。议员们希望能让石油企业为新能源开发作贡献。马基呼吁5大石油公司拿出利润的10%用于研发可持续能源,并在今后10年内放弃减税优惠,以将这笔钱用于开发可持续性能源和提高能源使用率。而面对 为何在投入资金研发可持续能源方面表现不积极 的质问,除其他4家石油公司共投资35亿美元用于研究太阳能、风能和生物能源项目,森美孚亦表示已在斯坦福大学投资1亿美元,用于气候变化课题研究。

前不久,中国石化和中国石油两巨头向国家申请巨额补贴的,委实惹恼了中国公众。尽管两集团2005年、2006年的净利润分别是395.58亿元和506.64亿元,并不妨碍和影响它继续从国库里 淘金 。2005年,从中央财政得到的 退库 是100亿元;2006年,中央财政弥补它 政策性亏损 的资金是50亿元。两家石油巨头要求补贴的理由如出一辙,都是强调炼油板块和进口环节出现亏损,而这都是政策性问题造成的,国家理应承担。但石油巨头把局部亏损放大、把行业利润淡化,再凭借垄断权威和强势资本向国家要挟的意图和策略亦十分明显。可由于《预算法》被虚置,公共财政支出随意性太大、缺乏规范透明的运作机制;人大和政协的质询、监督缺席和缺位;作为纳税人的公民更被蒙在鼓里,有关部门屈服于大公司压力,动辄动用几十亿上百亿元国家资金去补贴富得流油的企业。

然而,石油巨头们仍不知足,他们常常以石油紧缺,国际油涨价为由,联手要挟政府作出涨价的决策。同时,我们也鲜见石油垄断国企投资开发研究太阳能、风能和生物能源项目的努力。事实上,中石油、中石化不仅享受了国家垄断政策的福利和利好,却连起码的社会都罔顾,甚至每每以涨价、断油停供来挟持整个社会,激起社会底层愤怒的情绪。问题在于,作为国有资产主人公的中国公民,向来缺乏直接质询垄断寡头的权利。具有质询权的人大和政协机构却往往失之过宽,甚至一直没有直面质询的惯例。其结果,垄断巨头日益做大,以至于尾大不掉,这实在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事情。

星力手游
压滤机滤布
屈曲约束支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