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彦淖尔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荒古血帝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25 13:48:24 编辑:笔名

  以杀正道  玉机子的洞府,那处悬崖边上,凤朝歌在这里悟道,他在这里已经十多天,这里天气灵气充沛,很适合修行,他目前已经是肉身九品,只差一个契机,就会突破。  这几日玉云霄多次来到这处悬崖,但是终都没有对凤朝歌出手,他凝神思索,不久就又离开了。  这一日,晨露散发着氤氲的光华。  凤朝歌盘腿坐在悬崖边上,若有所思。  玉机子说这里曾有大能悟道,有大能的足迹,但是这几日来,凤朝歌没有感受到那种道的痕迹,只是觉得天气灵气充沛,适合修行,这令他心底产生一种无奈的感觉,就好像是眼前分明有一座宝藏,而自己却入宝山空手而回。  这很遗憾。  宋轩儿在仙池之畔修行,受益良多。  这一日,他登上这座悬崖,站在凤朝歌的不远处,眺望着远山青痕,远眺雾气云绕的这片天地。  凤朝歌睁开眼,然后看见了这个绝美的女子。  宋轩儿依旧还是那一副冰冷的模样,宛若天山之雪,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有什么感觉?”宋轩儿开口问道。  凤朝歌仔仔细细的思索,而后摇了摇头,又像是若有所思,轻声道:“我感觉即将突破神力一重天,但是却止于桎梏,无法突破,并且,我感受不到所谓的前人道痕。”  宋轩儿皱眉。  凤朝歌天资不好,她知道,一直以来,凤朝歌的修行都是靠外力或者说是外物,他之前迫于突破,甚至公孙大娘用乾坤鼎熬炼体魄,借药物淬炼身体,从而强行冲关。  这样的后果,此刻弊端就显示出来了。  凤朝歌的根基,不是很稳定。  “一定有什么契机。”宋轩儿说道。  下一刻,宋轩儿盘腿坐在这里,她在感悟,在体验。  只是,任由她全身心投入,依然无法感受到所谓残留的道痕。  “何为道痕?”宋轩儿皱眉。  她想不通。  凤朝歌凝望着悬崖边上那些随风摇曳的小草,望着这天地之间的瑰丽景色,他感觉自己到了瓶颈,无法突破。  与此同时。  此刻,正在闭关的玉机子,在洞府之内推演,而后突然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狂变。  他浑身颤抖,脸色有变。  “没时间了。”玉机子自言自语。  下一刻,他目光好似穿透了洞府,似乎看到了悬崖边上的凤朝歌。  “也罢,就让我再次助你一臂之力吧。”  玉机子这般说完,手指掐印,顿时头顶像是被某种莫名的道则浇筑头颅,而后在他的头顶,长出一朵莲花。  莲花绽放,流溢出阵阵芳香,这是他本体生命之花。  他在耗费元气,企图开启某种神秘进制。  轰!  突然之间,头顶生命之花的流霞飘散开去,整个洞府弥漫着一种淡淡的花香。  下一刻,这花香飘向远方。  在那苍穹之上,似乎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力量在扩散。  有某种法则,在牵引。  一片神奇的光芒,弥漫在整个山上。  花瓣荡漾出一阵阵的涟漪,包裹着这片山脉,很神奇,令人感觉到惊异,同时,这种诡异的涟漪在荡漾开去的时候,整座山脉处于一种特殊的状态。  天地灵气似乎更加的充沛了,源源不断。  似乎有某种道则在演绎,在诠释,在解析。  这里的异象,传到了外界。  在樊城外一处大山之中,这里蛮兽横行,一座洞府之内,一个似乎已经坐化的老头突然睁开双眼,眸子开阖之间好似有闪电闪耀,似乎在眸子深处,自成一个世界。  这个老头衣衫褴楼,但是浑身却显示出一种无法比拟的气势,很强悍。  “忍不住了吗?”老头眸子深处闪过一抹惊讶,而后像是在自嘲,他脸上表情怪异,终像是想起了什么,复又闭上了眼睛,又化作一尊活化石,在洞府之内闭死关,不曾睁开眼了。  而与此同时,樊城雪家大院。  坐拥十万铁骑的血狂龙看到玉机子洞府所在那座山脉的异象,眼神之中有难言的惊讶,他皱眉,似乎不愿看到。  “难道大世将要来临了吗?”血狂龙思索,没有结论,他不曾接触某些秘密,听到的只是一种传说。  几乎在同时,樊城学院有不出世的老古董,在看到玉机子洞府的异变之时,竟然微微叹了一口气。  这一刻。  凤朝歌感受到这片天地之间,似乎有某些莫名道则影响了他的心神,他坐在地面,闭上双眼,突然感觉自己的体内镇魂锁,在莫名的躁动。  镇魂锁开始散发金光,好似受到了某种牵引。  凤朝歌闭上眼睛,开始运转功法。  那种牵引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  宋轩儿一怔,她是何等聪慧的女子?  从凤朝歌的表现来看,她知道,凤朝歌应该有所悟,这个时候,宋轩儿皱眉沉思,决定为凤朝歌护法。  这里是玉机子的洞府,有莫名的禁制,外界的人无法打破禁制,但是宋轩儿不敢大意。  有莫名的道则流转在这一片天地。  凤朝歌运转功法,似乎处于一种神秘的境界。  他用神识沟通镇魂锁,企图了解这种变化的原因,只是,他失望了,镇魂锁虽然在发光,在躁动,但是却没有传出任何信息,这令凤朝歌无奈。  “何为道?”  “何为道?...”  下一刻,凤朝歌浑身一颤,好似听到了某种呼唤,来自远古一般,似乎有人在叹息,有人在问道。  模糊之中,凤朝歌似乎看到了一个身影,在悬崖边上走来走去。  那是一个身着金色蟒袍的男子。  局促不安,在悬崖边上走来走去,他抬手之间有霞光流转,时而在低头沉思,时而癫狂大笑,极尽疯狂姿态。  “我的道,在哪里?”  那个人自问,时而挠头,时而坐在悬崖边,他似乎处于某种神秘的状态,陷入迷茫。  这个问声,却如同诅咒一般,冲击着凤朝歌的深心,令他好似陷入了迷茫。  “何为道?”  凤朝歌自问,这一问,却好似有奔雷滚滚,冲击他的灵魂,似乎有某种魔音,在拷问他。  他整个人,陷入一种不可预知的状态。(未完待续。)  

淮南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
上海治疗癫痫病哪家好
驻马店医院治疗白癜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