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散文4没有你我哪儿也不去

2018-09-26 11:48:31

没有你,我那儿也不去

没有你,我那儿也不去

曾经,偏执的以为,深情着就可以永远,深爱着便可以长久,所以,总是安心着一个回眸,不去问天荒,不去问地老,不去问海枯,不去问石烂;曾经,一直执着于一份美好,不去想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花会开,花也终会凋;曾经,沉溺于那些似是而非的梦呓,却不去想现实终将一切俘获,无法挣脱,也无力挣脱。

站在时光的彼岸

散文4没有你我哪儿也不去

,回看似水的流年,那些嫣然处的欢笑,那些低眉处的生动,终是南柯一梦,烟云成空

剩下秋的落寞,等待冬的刺骨。

一个人,一座城,流浪;一颗心,一种梦,追寻。霓虹曼妙,流光溢彩,却终是过眼云烟的浮华,走不进我平淡如水的生活,不愿靠近,亦不会靠近。于是,依旧喜欢一个人漫步于人海,依旧喜欢一个人穿梭于街道。偌大而陌生的城市,我犹如一株飘零的蒲公英,忘却了何处是来路,何处是归途,游离于梦与非梦之间,我的灵魂早已被现实掏空,无所求,无所念,无所依。一个孤独的流亡者纵然有了坚硬的外壳,又怎能抵挡内心无尽的彷徨?

心若没有停息的地方,到那儿都是流浪。

于是,伪装成为了生活的常态。那怕不堪一击,却伪装得坚不可摧;那怕痛心刺骨,却伪装得若无其事。哭,并不一定代表伤心,笑,并不代表难过。开心时,微笑是真心的表达,伤心时,微笑却又是累人的面具,我始终无法摘取那虚假的面具。光阴荏苒,怎奈何迷离了虚无与真实。真真假假,是是非非,本就没有一成不变的分界,只看是否愿意相信。我喜欢黑夜的岑寂,它可以让我蜕下一切伪装的面具,可以哭,可以笑,可以喜,可以悲。 无人理解我的伤痛,便无人知晓我脆弱。蜷缩于那些似是而非,我忘记了我是谁,我已然不是我。

放弃过此生最大的梦想,做出过此世最难的选择,放手过此生最真的友谊。该失去的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也失去了,该坚持的放手了,该放手的却有坚持着。人生最大的伤痛不是从未有过梦想,而是近在咫尺的梦想破灭;最难的不是如何选择,而是没有选择;最伤的不是没有朋友,而是用心经营着并不真实的友谊。如果没有给过希望,也许永远不会感觉到疼。




压头报价
1700℃精密箱式实验电炉报价
洛氏硬度计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