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彦淖尔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冷帝抓狂皇后难下堂

发布时间:2019-06-21 17:52:29 编辑:笔名

夜半三更,整个京城宵禁之时,几道如同鬼魅般的黑色声影,快速的朝着青楼的方向飞去。此刻,为了自救而施展了医术的惊羽,在亲手医治完了姬无夜一干人等的全部外伤后,苦命的并没有被特赦去休息,而是被姬无夜强行的抓壮丁似的留下来,美名其曰:观察伤患。小睡了一会的姬无夜被胸前的一阵刺痛给弄得惊醒了过来,一醒来,便看到惊羽趴在桌子上睡得直流口水的场景,樱桃的红唇微微上翘启开,好似梦中梦到了什么美好的事物一般,睡得很是香甜。“这女人,果真是都不知道究竟该作何来评价她了,时而言语癫狂得令人无语,时而又怕死得要命,时而又身怀绝世医术。然而此刻却又神经大条的大咧咧毫不设防的在诸多男人的床前熟睡着,就算他和暴雷以及疾风都是病患,可也是男人不是吗?”姬无夜想到这里,忍不住在心里很是纳闷的点评道。不过一想到这个女人上次那差点报废了子顺根的恶毒两脚,并害得他足足在床上躺了两天才缓过劲来,姬无夜脸色瞬间就不好了,拿起床头一个茶杯,顿时就砸向惊羽。惊羽顿时如同诈尸般的瞬间弹跳起来,眼神还没有清醒过来,很涣散的四处张望着,既愤怒又害怕的厉声质问道。“谁?究竟是哪个王八蛋暗算我?”“……”姬无夜瞬间脸上就寒霜顿起,无声的沉默着。而一旁床上本就机警的疾风和暴雷,此刻已经被惊醒了,只是碍于主子被惊羽这无赖女人堵得丢了面子,作为下属的,两人只得很是体贴的假装继续沉睡。免得自家主子恼羞成怒,做出失控的举动伤害到这个女人,虽然这女人很是无耻之极,但至少今晚还是帮了不少的大忙,这一点不得不承认。当感觉到一股杀人似的冷寒戾气来自于床上那个靠坐的姬无夜后,惊羽瞬间就焉了,立刻变换了一张狗腿得不能再狗腿的笑脸:既然工作偷懒被抓包,惊羽赶紧很识时务的主动认错,并一副关切的狗腿模样询问道:“哎呀!真是对不起,刚才一不小心就闭眼眯了一下下,姬大人你这是口渴了要喝水?还是说身子不舒服?”刚才辱骂对方是王八蛋的话,坚决绝口不提聪明的掠过。“不骂了?”姬无夜紧绷着脸,目光很具有威胁性的望着。“怎么了?刚才有人来过吗?哪个不开眼的混蛋居然胆敢辱骂姬大人你,你告诉我,她都骂你什么了?我去给你报仇去……”惊羽很是无耻假装骂人的不是她,一副愤愤不平说道。另一边床上的暴雷和疾风,均是在心里暗自感到好笑不已,这主子一旦遇上这么个女人,果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么多年了,也只有这个女人能让主子吃过瘪后,还活蹦乱跳的活在这个世上,也不知道应该说是这个女人的能耐,还是应该说她的运气好……面对如此没脸没皮的女人,姬无夜已经无话可说了,既然言语上占不了上风,那么,他就用实际行动来折腾折腾她。“给我倒杯水。”“好的,请稍等。”惊羽见对方不在追究,顿时很是积极乖巧的应声。“太烫……你这是要烫死我吗?”姬无夜刚一接触茶杯,瞬间就一茶杯水泼在了惊羽的脸上。我去——惊羽瞬间就成了落汤鸡,知道这是变态在借故找茬,但身为阶下囚的她,只能一个字,忍——“对不起,我这就去给你倒被温水。”“废物,你自己试试看,这叫温水吗?这是冷水,不知道伤患是不能喝冷水的吗?”唰,又一杯茶水被泼在了惊羽的脸上。我冷水你妹啊——惊羽紧闭着眼,气得牙齿直打颤,可是没有办法,遇到一个强势的强者,她这个就算明知道对方指鹿为马,她也得点头笑着附和承认。“对不起,鸡—大—人,小的—这就—去给你倒温水……”惊羽这一次学聪明了,用了两个杯子,一个装少许冷水,一杯装热水。姬无夜听到惊羽这咬牙切齿的姬大人三个字,怎么听,都觉得一定不是好话,当看到惊羽手里拿着两个茶杯时,顿时就明白了惊羽的小心思,不过,这些都是无用的,找茬本就不需要借口不是吗?“鸡—大—人,小的蠢笨,害怕倒的水不得您的心意,所以,小的就一边给你倒,你要是觉得冷了,小的就再加热的行吗?”“风惊羽,你这是胆子大都要包天了是不是?这么大的人,连杯水都不会倒吗?看来你这十多年都白活了,今天我就让你清醒清醒……”话一落,两杯水顿时就被姬无夜给打翻了,泼了惊羽一身。此刻,惊羽再也忍无可忍了,哗啦一下啪的猛摔手中两个杯子,然后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姬无夜的鼻子就破口大骂了起来:“你他妈有病是不是啊?老娘怎么着你了,既没奸了你,又没有辱了你,居然让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茬,一个男人居然这么小肚鸡肠的同我一个弱女子作对,你能耐的很啊!老娘再也不想忍你了……”说完后,惊羽顺手就拿出之前从郭大夫那里抢来的金针,唰一下就对准了姬无夜脑袋处的死穴。“风惊羽,你想干什么?”姬无夜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如此怕死的女人,居然胆敢突然发难对他动手。而另一边的暴雷既疾风,也是没有料到,风惊羽居然会如此有脾气的反抗,而且还劫持了他们主子。“大胆……”暴雷顿时就气得眼如铜铃就要从床上起来。“风惊羽,有话好好说,我们主子是同你闹着玩的,赶紧放下手中的金针……”疾风相对于暴雷要镇定得多,于是聪明的劝说道。“你们再动一下试试,你可别忘记了,老娘不仅能把人肉当绣花玩,更是能一针扎下去弄死你,大不了今天咱们就同归于尽……告诉你,老娘也是有脾气有底线的……”惊羽一副完全豁出去的模样,决绝的威胁道。“放开。”对于两名下属的紧张,姬无夜这个人质却好像压根就没有一丝对于他性命的担忧,声音无比镇定的冷冷平缓说道。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此刻他的语气,乃是暴风雨前的片刻宁静。“不放,老娘就不放。”惊羽虽然心中很是忐忑,但依旧强撑着。就在气氛陷入僵局之时,外面却突然传来了一阵细微的打斗声,随即打斗声很快便消失,紧跟着,一道如同疾风般的身影快速的飞了进来。“主子,闲王带人秘密的闯了进来,说同你有事相商。”守卫看到屋子里发生的这一幕,愣了一下后,在接收到主子示意的眼神后,只得压抑住出手相救的冲动,然后恭敬的汇报道。“带进来吧!”姬无夜嘴角勾起一抹似有所悟的玩味笑容。惊羽听到这里,晦暗的眸子顿时闪耀出了明亮的求生之光。龙千寒已进入屋子,便看到惊羽劫持姬无夜的这一幕,诧异的愣神了瞬间后,便好似没有看到惊羽一般,把视线对上了姬无夜:“姬相,不介意找个地方我们聊了聊吧!”“既然闲王如此雅兴,夜半前来拜访,本相又怎能不尽地主之谊呢!这边请……”姬无夜面带讥讽的笑容,很是淡定的从床上起身。于是乎,两个男人仿佛都把惊羽给视为空气留在了房间内,也不知道两人就进都说了些什么?反正大约半个时辰后,龙千寒便让侍卫带着处于错愕中的惊羽,秘密的回到了闲王府。……接下来的几天。惊羽把整个闲王府都给逛了个遍后,寻宝的兴趣顿时就没了,再美的景致接连一天到晚的欣赏个七八天,也会腻人的,于是乎,无聊中的惊羽坐靠在花园的一颗大树下,翘起二郎腿一晃一晃的,嘴里还吊着一根不知名的小草,有一声没一声的如同怨妇般叹气。“小姐,这都是你今天百八十声叹气了,究竟有什么事困扰着你啊?”青青很是受不了的出声问道“好无聊,好无聊啊——没有工作的日子,没有电脑,没有小片片的日子真是太难熬了……”还不等青青满脑子问号的询问何为电脑,小片片之时,突然间,耳边再次响起惊羽的惊呼声。“咦,你说着大白天的,怎么王府里这么多老鼠到处串啊”

百色的白癜风医院
吉首治牛皮癣专科
苏州的医院治疗牛皮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