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彦淖尔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胭脂乱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6:06:13 编辑:笔名

1、伊人叹    苏州城,西湖畔。    阳春三月,柳丝新绿。西湖畔岸边多有游人嬉戏打闹,追蜂引蝶。百花初放,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芳香。一些富家孩童在玩伴的簇拥下放飞一个个纸鸢。待飞得极高了时,常引得游人驻足观看。    然而于这繁闹之中却有一人孤清地坐在石凳上,静静地望着眼前景色出神。    这是一个秀美清丽的女子。柳叶眉下,一双杏眼似盈盈秋水。她身着一袭白纱,不染纤尘,如此姿色,便是在多出佳人的苏杭之地也不常见。只是此时不知为何黛眉轻皱,似有愁绪萦绕心间,挥之不去。    她名叫紫嫣儿,芳龄二八。父亲是朝中一个四品文官。前些日子她的父亲告诉她,燕王的大儿子白莨有意娶她为妻,过几日就要登门提亲了。那个叫做白莨的男子她是听说过的。为人风流倜傥又年轻有为。虽年仅双十,却已手握重兵数十万,深得皇上赏识。    她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嫁还是不嫁,她拿不定主意。    此时已无心欣赏这大好春光,她起身唤了刚刚被自己支开的两个侍女。正欲离去时,忽然自语道,七王爷的门府在京都,恐怕再也难见这西湖美景了。    唉,她轻声地叹了一声。    2、新婚泪    两月之后,她终于还是嫁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父亲的仕途,抑或是对自己要嫁的那个男子还算喜欢。总之,她是找不到不嫁的理由罢了。    迎婚那天,整个京都都热闹无比。人人都知道燕王的大儿子白莨要娶苏州有名的女子———紫嫣儿为妻。花轿一路被众人围着,好不容易才到了王府。    三拜过后,她一生的命运便要与牵着自己手的那个男子系到一块了。    今生今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她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着。一天的喧闹过后,才进了洞房。她悄悄掀起红盖头,望了一眼坐在身边的英俊男子———她今后的夫君,心里有羞怯的喜悦。    白莨酒量甚好,许久的应酬下来竟也不见醉意。此刻他正望着那柄悬在墙上的宝剑发呆。    他是怎么了,她疑惑地问着自己。一阵沉默过后,眼前的男子突然站起身说道,你先休息吧,我还有事。不待她应声,他便迅速换了一件衣裳,将新郎服扔在地上后,大步离去了。    她望着地上被丢弃的红袍,禁不住委屈地流下泪来。这是为什么,难道自己配不上他吗……    新房的烛火就这样亮着,一夜未熄。    3、《书事》    以后的日子平淡如水。谁也不知道每日她强作欢颜地请安、侍客之后,常常黯自流泪。有时她忍不住询问白莨,却被他冷声打断。    在一个天气明朗的日子里,王府来了许多客人。听仆人说这些都是白莨在朝中的好友。她起身相迎后,便静坐在一旁。    “乞察公子、吴轩大夫……”白莨郎声一一介绍来客。她对每个客人欠身微笑,以示礼仪。    介绍的那位叫做苏松的大将军放肆地打量着她,朗声道:“白莨小弟好福气。竟娶了个如此美丽的女子。羡煞我也!”    白莨似是与此人关系甚好,应道:“既然大哥看上眼,待小弟我休了内人,送予你便是。    众人哄然大笑。那苏松却也笑道:“求之不得呢。”    她俏脸微红,起身托辞离去。心道,他怎能这样说话呢。    在穿过曲折的回廊之后,她像往常一样走进了后花园,这里很安静,她常常一个人呆在这里消磨慵散的时光。    刚走了数十步,她忽然听见了一个男子吟诗的声音。    轻阴阁小雨,深院尽慵开。坐看苍苔色,欲从人衣来。    自幼饱读诗书的她听出这是王维的《书事》,她徇声望去,只见一丛兰花旁站着一个身着儒衫的男子。眉宇清秀,相貌颇为俊朗。她认出他是白莨的弟弟———白楚。    小弟,你为何在这儿呀。她问道。    白楚见是她,愣了愣,却脸红了起来。他吱唔说了些什么,她也没有听清。    过了一会儿,白楚低头说道,我要走了。    她点点头,目送他离去。想起刚才他紧张失措的样子,她又禁不住笑出声来。    4、纠缠    如果不是那件事,她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白楚为什么见了她总是脸红。    一天晚上,她去给白莨送宵夜。她嫁到王府已有三个月了。虽然白莨对她冷漠,但她知道自己仍要尽力维持这种关系,她从厨娘那儿学了些手艺,每晚都煲一碗汤给白莨送去。尽管他总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她却依然如此,未曾间断。    她正欲敲门时,忽然听见房中有争吵声。    “你怎么这样对待紫嫣儿?哥哥!”    “我的事你别管,安心地读书吧,你这样关心她,是不是喜欢你嫂子。”    “是又怎么样!”……    她听出这是白莨与白楚的声音。在她听到那句“是又怎么样”时,双颊顿时飞上一片酡红,差点失声叫出来。她见四周无人,急忙轻步回到自己闺房里。想起刚才的情形,禁不住心乱如麻。    他竟然喜欢自己。这怎么可能呢?    可是,可是我是白莨的妻子呀。想到这时,她却禁不住地心酸。她又算是什么“妻子”呀。    夜已经深了,她仍然无法入睡,脑子里满是那个眉宇清秀的男子身影,樱唇微启,似要说些什么,却又默然不语,顾自神伤起来。    轻阴阁小雨,深院尽慵开。坐看苍苔色,欲从人衣来。    此生漫漫,余下无数个寂寞的夜里,又有谁能轻声安慰相伴?    5、离人    她万万没有想到,苏松与白莨有那句玩笑话竟当了真。    在她嫁入王府的一年之后,被白莨休弃。燕王对她的父亲施予重压,又将她辗转配给苏松为妾。这接连而来的种种,是如此的仓促。只过了一个月,已物是人非了。她什么也不能改变,甚至是自己的命运也被他人左右着,从新婚那夜起,她便知道自己早晚要被抛弃,只是没想到竟如此之快。    这件事情闹得满城风雨,人人都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她也曾想过一死了之,但她明白自己若一死,父母难免会受牵连。她不希望这样,只能自己咽下了这枚苦果。    她被苏府的人接走时,看见白楚怔怔地望着自己。她嘱咐侍女将自己的一枚玉钗交给了他,她不敢看他那清秀的面容,只是在心里默念道:来生,来生我们再续情缘吧。    珠帘轻垂,遮住了她的面容。谁也不曾看到,她流下了泪水。    6、阴谋    在她嫁到苏府的第五天,天下大乱。    白莨与苏松等人发动政变,手握重兵的他们很快便掌控了大局。皇帝被废除并软禁,燕王成了新的君主。其余诸侯虽有不服者,但迫于白莨与苏松的大军,均敢怒而不敢言。    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了。她亲眼看见一个个不愿归服的旧臣及其家眷被尽数诛杀时,才明白自己不过是白莨的一颗棋子而已。从一开始,她就在不知不觉间卷入了这场阴谋之中,白莨将她配给苏松多半也是为了拉拢他。二人合手,白莨的胜算就更大。    只是在她明白这一切时,已经太迟了。她想,到此为止了吧。她已厌倦了这尔虞我诈,权柄的争夺。    然而,当她在一天夜里被哭声喊声惊醒的时候,她才发现,之前只不过是个开端。    在政变后的第三夜里,她看到那个抛弃自己的男子———白莨领兵包围了苏府。不少家眷已被杀害,空气中隐约可嗅见血腥味。    苏松身上沾满了鲜血,自己的,还有他人的。他怒视着白莨吼道:“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    白莨冷冷地看着他,说道,你不明白吗?杀了你,我白家的皇位才会更安稳些。    她看到苏松仰天大笑。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突然抽出手中利剑,刺入了胸膛。    乱红飞溅,在空气中开出朵朵妖艳的血花,又隐淡不见了。    传我命令,除这个女人外,一律格杀勿论。他指向她,冷笑着说道。    在她的背后,屠刀映月,山河永寂。    7、死别    她被关进地牢里已有十天了。身体本就羸弱,再加上长久不见日光,她已憔悴了许多。可是她却感到很满足,因为白楚每天都会来看她。    不知过了多久,狱卒递给她一封信,并告诉她说,他今天不来了,这是他吩咐交给自己的。    她接过信,小心翼翼地拆开。什么东西掉了出来,她捡起一看,是自己送他的那只玉钗,她突然感到一阵不安,急忙取出信来细看。    “嫣儿,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不在人世了。我一直都很喜欢你。而我的哥哥只是将你当成他夺取王权的一颗垫脚石,他并不是真心地对你。    我思量了一夜,决定和哥哥一块离开人世。今日是他的生辰,我会在我和他的酒中下毒,他一定不会怀疑的。我想,这样会让我少些愧疚,我已见了皇上,他答应我,若他能重登皇位,便饶恕我父亲,并赐你自由,你也许要怪我太过狠心。其实我又何尝愿意如此。只是当我看到哥哥下令诛杀了那么多的人时,我才发现,他已经不再是我所认识的哥哥了,为了更多的人能免于杀戮,我只能这样做了。    嫣儿,今生无缘。来生吧。”    她看过信后,终于抑制不住地哭泣。眼前闪过那个眉宇清秀的男子温暖的笑容和削瘦的身影。她甚至可以想像出他自己的哥哥喝下毒酒时痛然泪下的样子。    整个世界溃然破碎,只剩下她一个人在黑暗中流着泪水。    失去你的日子里,我该如何踉跄度过……    8、尾声    在白莨生辰之日,他与其弟白楚中剧毒身亡;    燕王痛失爱子,大病不起;    诸侯并起,联手诛伐燕王,三月后,大败燕军,占领京都,皇上重登龙位……    这些事情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成了人们农闲聊天时的话题。而今多少年已过去了。繁华如梦,一切都随流水逝去。纵使曾落红满地,烟华沉浮,于这白衣苍狗之间却再也无法追忆了。只是在苏州西湖旁有一个卖字为生的女子,会不收分文地为客人写一首王维的《书事》。有人问她原因,她总会笑着说,是为了怀念一位故人。    那个卖字的女子,是叫做紫嫣儿的。 共 382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好的治癫痫病研究院
重度癫痫怎么治疗更好

上一篇:夜无眠9

下一篇:心的等待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