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彦淖尔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流年中奖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0:34:00 编辑:笔名

(1)  鲤鱼国有一座当红炸子鸡翼峰,乃胭脂岭风流十三峰的大中峰;峰下有一菜籽亭,亭下是一莲藕塘,田田荷叶满塘面,却未见荷花,净是骨朵儿,含苞怒而不放!  这日,豆人与尊尊小师妹到莲藕塘给荷花骨朵浇水,竟遇见一荷衣女子,乍看似没穿裤子,原来着了一条荷叶色短裤。豆人读书般摇头晃脑,细细打量,口水滴滴复滴滴,竟没觉察尊尊小师妹使劲地拽他的衫角……  豆人见过藕塘女子后,无缘由竟生了冻疮,害得尊尊小师妹一日得骂他三五顿,比吃饭还正常、且准时:  “看看看,衫角拽烂了还看,口水滴涸了还看,报应了吧,六月生冻疮,该!”  豆人自觉理亏,只连连揣搓红润的肥手,“这世道乱了,六月常飞雪,生个疮也正常。正好,应了师妹常念的那啥么,红猪手,二锅头——”  尊尊:“呸,不读书,牛弹琴,人家孔子是讲,红酥手,黄藤酒,满闺春色尽露了……”说着就脸红起来。  豆人:“是孔子啊,咱还以为老子讲的呢。对了,师兄得上汝峰山采草药涂涂,你留在观里照顾隔雨大师哈。”  尊尊:“不,要跟你去。”  豆人:“不好吧,跟去又得分你三五匹大烧饼,比咱还能吃!”  尊尊:“你就尊老、不爱幼,人家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都不让吃,俺要哭啦——小时候没怎么哭,现在补回来!”  豆人皱起眉:“好啦好啦,去吧去吧。但得听话,别给咱惹事。”  尊尊:“Thankyou,sir!”  豆人:“走咯走咯,莫讲那甲壳语!”  (2)  两人爬上汝峰山,婉转进汝峰谷,便见得一湖,甚是广阔,喜波粼粼,映照叠叠;湖名可雅极了,“春湖”是也。豆人精神猛的一抖,“师妹,你老笑咱没文化,这会不知咋的,咱竟就狠想做一首诗?”  尊尊扑哧一笑:“那你,就做呗!”  豆人:“好,反正胭脂岭四大菜籽也不在这里,咱就豁出去咯——”  尊尊又扑哧:“唔,做吧,俺不笑你。”  豆人咳完了三五十下喉咙,裂开大嘴:“啊!春湖,你叫春湖,不喊作——”  “那个发瘟,杀猪啊?”豆人还想嚎,忽从湖里蹦出一串娇滴滴的嗔骂!  “都诫你,诫你莫整啥么文化咯,看看,搞大了吧,整出水怪来了吧……”尊尊小师妹还在嚷嚷,一只苹果状的大船就打湖里涌上来了。  豆人:“哎哟的娘,呵呵,别个的船都水上漂的,这个怎么在水里隐身哈?!”  尊尊:“这苹果,咋被咬了一口呢?”  豆人:“你这就不懂了吧,咬一口才可怕,老贵了——都咬了一口,不买都得买!”  正说着,船头(被咬的那一口)出来一媚妹,穿纱衣裳,一个字:相当的薄哈!  豆人正准备好滴口水,小师妹一把抢在前头,指着那媚妹喊道:“哎,从哪儿回去的、就从哪儿来——不对,从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俺和师兄赶着采草药,不跟你计较了!”  那媚妹却不答睬,只道:“方才,就是你俩杀的猪?”  豆人抹了一把鼻涕,护着小师妹,“咱杀的!不关尊尊小师妹的事,她从小就苦,现在正是在长身体的时候——咱做诗,又不犯法,你想咋的?”  那媚妹衣纱掩嘴,嫣然一笑,道:“那谁,快过来,上船来!长得也忒突出了。”  尊尊:“啥么那谁,俺师兄有名字,叫默石。才不上你的破船呢,都被咬了一口了!”  那媚妹又掩嘴小笑:“般配,一样傻样,指定小时候睡多了,没长好。跟你俩讲讲吧,俺叫风作裳,职称,苹果船总管。昨晚,俺船主——湾湾滴船,设宴召开荷骨朵座谈会,邀了的贵宾包括胭脂岭四大菜籽大仙、老瓦、杀猪滴、刘三饼,名马堂的马总,咏春一叶,南湖画家培章,绝世高手隔雨大师……”  豆人:“不对呀,昨晚隔雨师傅早早就回观了哈?”  风作裳:“唔,昨晚确是没见到隔雨大师,船主还呼了他几回呼机呢。”  尊尊:“就为那啥么破谈会咯,俺师傅骑单车进藕塘里、眼镜片都跌碎了一片!”  豆人傻傻笑起来,“绝世高手也敌不过近视眼哈!”  风作裳:“结果,俺船主醉了,唤都唤不醒,今早都不醒;没料到给你一杀猪——啊不,做诗,醒过来了。船主讲了,许三奖,上船吧!”  尊尊:“不行,俺也要跟去!”  (3)  湾湾滴船:“你就隔雨大师的锁门大弟子?那么大个还流口水,衣衫咋又破了?”  豆人傻笑:“嘿嘿,尊尊小师妹拽的!你这船好啊,外头像烂苹果,里头像蛋黄,金碧那个隆咚锵的——媚妹忒多,让咱流口水,流得大嘴干渴、都赛过大漠了。”  湾湾滴船:“这姑娘就你尊尊师妹,长得挺新鲜的嘛!”  尊尊:“你才新鲜咧,俺又不是新上市的生猛鱼虾!”  湾湾滴船:“脾气挺爆哟!隔雨教你俩啥么功夫,方才让本船惊醒的嚎功挺了得啊。”  豆人:“咱外练大力烧(骚)包掌、内练狼狈一气嚎,师妹练无极淑女功,第七段了。”  湾湾滴船:“可能背《玉女十二章经》?”  尊尊:“能。跟师兄一起背,俺背十一经,他勉强背一经。”  豆人:“注意,回答简练,不必解说!”  湾湾滴船:“得得得。见到那大转盘咯,看你俩运气,转三回,转到啥么就啥么。”  在风作裳的袅娜莲步引领下,两人来到转盘边,豆人道“师兄先”,便喝一声摆一“啵士”、整了一匹大力烧包掌,那转盘足足转了九九七十二圈,才厌倦地停下;指定的却是一大缸辣酱,净重520公斤!  尊尊:“霉手臭手黑手!生冻疮,运气都坏透了!”  豆人挠挠头,“罢罢,辣酱就归小师妹你咯;你怕辣,一吃就哭,好好哭哭,把小时候没哭的补回来——幸福尽在泪水里啦。”  转头望,却见尊尊满眼晶莹、苍翠欲滴,“豆哥,太感人太温暖太激动太窝心了,第二转就让尊尊来转,无论转到啥么,师兄都别嫌弃啊!”一转出来,却甚稀奇——“战国立体式按摩”(复古型)!  湾湾滴船:“不赖啊,手气不赖。这可是天价按摩,非殿堂级总统不得享受的哈!妙处之多,三五年只讲得个开头,就举一例吧,这一按、那一摩,说是迟、那是酷毙,啥么冻疮痔疮毒疮钉子疮都灭了、灭了!唔,选吧,选五位媚妹;按摩室,108厢。”  尊尊:“师兄,你选吧,把冻疮给治咯。尊尊在外头,等你!”  风作裳:“船上媚妹分两大系,水嫩系与火辣系,水嫩有梧桐雨秋水知秋梦娜莉姗丝丝雨雨荷雨滴等,火辣有阿琴阿玉宁静七妹悦目蔚蓝尘缘丽华仙人掌子夜歌……”  豆人:“水嫩的不得不得,咱见过一位坐莲藕塘边的,叉腰骂人,吓,怕怕;要就整火辣的,就那阿琴阿玉宁静七妹丽华吧!”  (4)  豆人:“这就是殿堂级的按摩厢,咋感觉像屠宰场呢?”  正磨刀的七妹翘语道:“战国,就要有战场的氛围。”  豆人:“那,来点谬事客、就音乐,这是甲壳语,咱师妹教的。”  阿琴正调试电焊电钳电刨,闪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复古,只有祭祀乐。”  豆人:“啊,听那个咱亢奋,要做诗——怕吓到你们,要不,咱自己哼一段?水木年画的《再见了的人》咱拿手了,其次《老男孩》《千千阙歌》,还有《睡在我上铺的女生》《外婆的清平湾》——”  宁静扬起狼牙棒,“停,不许唱!你一整那啥么狼狈一气嚎,整个船都会内分泌失调、整个航行系统都要瘫痪半个钟头。”  豆人:“那,你拿这么大的棒槌做啥么?”  阿玉:“糕点按摩器。战国那会的石头饼就这样棒打出来的,用于按摩,原汁原味!”  豆人:“那七妹磨刀,阿琴噼啪放电——”  七妹:“给你刮茧刮肉刮骨刮毒,就像刮猪头一样;其实,这一按摩法三国时期就出现了,到战国才推广开来了。”  阿琴暧昧笑道:“待会,俺电电你的大脑心肝神经猪肚粉肠,给你电麻了晕了火了红了亢奋了分裂了崩溃了,一出去你就成电神咯,想谁电谁,电谁就睡!”  阿玉捧出一玉壶,“俺呢,就用这壶给你烫烫五官与全体,放心,零下38度,连螨虫都给你烫死咯!到时候,那玉树临风啊,赛过水嫩系雨滴的心之树哈!别不识货,四菜籽的大仙喝这玉壶泡的冰红油茶酒了!”  豆人:“那,小媚妹你呢?”  丽华浅浅一笑,打怀里抽出一鞭子,“这可是名马堂马总的赠俺船主的马鞭,绝世无双。等俺鞭完你七十二穴道、鞭通你任督六脉,保证你脱胎换骨!”  豆人足足打了半个时辰的冷战,才怯怯地问:“那,这按摩,安全么?”  阿玉:“有风险。可是,给你买全保了。”  豆人:“那,能不能不按了?”  阿琴:“这可是,几百年一遇的机会!”  豆人:“咱不按了,咱要留着这疮。留着疮,每天让尊尊小师妹烧萝卜水给咱洗手洗脚;咱就想留一辈子的咧!”  阿玉摇头:“不行不行。”  阿琴:“姐妹们还得靠这活交月供呢,湖景房,三个字:贵贵贵啊!”  宁静:“俺姐妹又不像那水嫩系的媚妹能光明正宗地走私越南缅甸下流化妆品,有小金库;俺们也忒不容易啊!”  七妹:“磨刀就出刀!”  丽华:“一鞭都不能少!”  (5)  尊尊:“师兄,快点快点,过来看,辣酱缸又引来了七伙蜂蝶啊!”  豆人:“靠,还来啊,道观都成蜂窝了!这苹果船媚妹酿的辣酱也忒招蜂引蝶了。”  尊尊:“因为这辣酱甜蜜啊,满是幸福的味道!师兄,你不喜欢蜜蜂、蝴蝶?”  豆人:“可,马蜂也混在里头哈,蜇得咱净重超160了,还咋的活嘛?!”  尊尊:“俺看看,又蜇哪里了?”  豆人:“别看,没蜇的地方不剩啥么了。”  尊尊:“真是苦咯,治了冻疮,又被蜇成充气球。”  豆人:“不过不要紧了,今个大清早,师兄合理利用你小时候的、旧的衣衫,发  明了一个宝贝,安装在床上,准保能防蜂挡蝶!”  尊尊:“啊,啥么宝贝,俺马上就要看!”  豆人就打身后变出一包袱:“当当当——党,好宝贝,防蜂帐!师兄有一股浓烈的预感,这东西日后会火,且改名为‘蚊、帐’!蜜蜂一学坏,离蚊子苍蝇就差  不远了。”  尊尊:“这东东,真这么了得?”  豆人:“师兄啥么时候骗过你。就是原料少,咱只做了一顶防蜂帐,这个——”  尊尊:“俺跟师兄睡。师傅是绝世高手,不怕马蜂。”  豆人:“啊——”  尊尊:“装上这宝贝,就不沾蜂蝶了,好,好好。哎,对了,师兄再跟俺讲讲108按摩厢的事儿哈?”  豆人:“又讲?得咧咧,装好防蜂帐,晚上再慢慢讲、细细讲。”  ……  入夜,月色,多么惹人!  窗外隐约可听闻。  师兄:“咱天女散花般妙语生花口舌莲花,跟媚妹们讲她们的偶像——给七妹讲她的偶像杀猪滴,独孤九式杀猪术;给阿琴媚妹讲老瓦火星电焊法,她老点头;阿玉老问大仙的隐私,咱只能把他换纸尿裤的事抖出去咯;宁静问刘三饼的西施钵子糕怎么做,讲了一个钟头,她一字一字做笔记;丽华叫咱打听,马总啥么时候又选美,给她一个好的排号……”  师妹:“那你咋知道恁么多呢?”  师兄:“师傅房里有几柜《菜籽得瑟周刊》,好像、一个叫怯怯的编的,忒隐私了!”  师妹:“那你咋恁么会讲了呢?”  师兄:“人都是逼出来的!媚妹们听得快意,就放过咱了。出来的时候,宁静就给咱一瓶‘婆婆金水’,嘛疮都治,还说下回做好钵子糕喊咱去家里吃饭。”  师妹:“那你咋不转第三转了呢?”  师兄:“尊啊,这就看出来了,你不是做导演的料呢,这留着拍续集的哈!” 共 414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专科医院治疗男科
昆明的治癫痫专科医院
全国羊角疯病怎样治疗